image
image
image
image
当今中国党天下(余英时)
  • $68
  • $98
  • 澳门永利网上娱乐官网
  • 作者名称: 澳门永利线上娱场
主页 | 评论 | 余英时特约评论 当今中国党天下(余英时) 中国政治造成一种新的形势,造成共产党统治成为一种王朝式的统治,但这个王朝也不是普通的一个王一路传下来的那种,中国把它叫家天下

2013-01-23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M1115-YYSE.mp3 这个题目为什么有兴趣

因为在十几年前,在1998年我在香港的《明报》月刊发表过一篇文章,这篇文章就叫做《家天下、族天下跟党天下》,我说的家天下就是中国的传统天下,像汉朝、唐朝这厮家天下,一家传下来传几百年;另外族天下我讲的是满洲,当时也包括蒙古人的元朝,他们一族征服中国,然后以这个族来统治中国,这是族天下;到了民国以后,从国民党统一到共产党推翻国民党政权,变成党的天下,国民党的党天下是无效的,因为它这个党没有能够把所有财产集中在手上可以为所欲为

只有到了共产党时代,党的天下才完整

这个“党天下”一词国民党时代形容过国民党,后来就用在共产党身上,这个主要是新闻家储安平的贡献

他最早在反右时期就提出党天下的问题

后来他被因此打成右派,最后大概自杀了,不知下落,党天下当时形容共产党的

《纽约时报》的报道就把这个问题推进了一步,《纽约时报》根据18大的政治取向,现在中国有一个新的贵族阶级兴起,这个贵族阶级兴起就包括十几个上百个共产党领导阶层的人

比如说习近平的爸爸习仲勋就是非常重要的党的革命家跟领导人,一直做到副总理、省书记、大军区的军委,都是领导家庭,他们的后代现在忽然团结起来,最近可以左右18大政治的这些人,这是一个新的阶层,这跟从前江、胡时代也不一样

江因为六四的关系,一时因为没有找到人就找到他,他的父亲并不是有名的党的领导人,胡锦涛也不能算,但是因为邓小平特别看重他可以武力镇压西藏老百姓,觉得他可以用强烈的高压手段制服反对中国共产党的人

所以这两个人时还没有到太子党时代,因为太子党时代的人多半是出生在50年代60年代的这批人

这批人大都经过了大跃进的饥荒,也经过了文革的暴力革命,所以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是不相信别人,只相信家里人可以保护他们,所以这些人现在同时兴起了

在去年一年有许多太子党活动,据说有叶剑英的后代

因为叶剑英是打垮四人帮武力政变的人

他对改革开放新的政权是有很大贡献的,所以他的子女一直都很有势

在这个会议中间他们也分成两派,一派比如说是胡耀邦的儿子胡德平,大家都知道他是比较倾向于改革的,因为他父亲的关系;另外一些是党内倾向于自由主义的,比较相信倾向于自由的,也认为应该党政分开,同时也不要卷入企业,现在的国营企业主要在党的手上

国营企业是造成他们势力庞大的主要原因

现在胡耀邦的儿子胡德平跟他的同僚都是主张党跟政分开,要走他父亲的路线,要走赵紫阳时代的路线,但是这些人恐怕势力还是很小,不一定能超过叶家同道

叶家的子孙是相反的,叶剑英认为党要严格控制中国,不能从政治上撤退,更不能从企业上撤退

所以这里形成两派

不过虽然形成两派,他们彼此还是互相支持,在大的方面还是互相支援的

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我们就可以看出一个新的情况,中国现在的统治是由一群贵族家庭,这些贵族家庭就是党的高级领导人的孙子辈,现在是孙子辈儿子辈在这个里面其最大的作用

这些儿孙们形成了一个新的阶级,这个阶级只能说是代替党来控制中国,但是也不是普通的党,而是党中间少数所谓贵族家庭,就是领导人的家庭,所以叫党跟家是分不开的,它不是单纯的家天下

如果是毛泽东的儿子没有死,毛岸英没有死,他可能跟北韩一样变成家天下,由毛岸英接任最高领导人

可是毛岸英死了,毛泽东第二个儿子是一个神经崩溃的人,没有办法继承

所以到晚年只能找他的侄子,找他的夫人江青来玩家天下的手段,但是也没有成功

现在变成另外一种局面,这个局面也是世袭制,不过不是一代一代的明目张胆地世袭,而是集体世袭制

所以从这里可以看出来中国的前途是怎么样一个情况

这些太子党有共同的经历,有的是经过饥饿的,饿过肚子的,境遇很惨;有的是经过文革时期受毛泽东,受所谓四人帮迫害的,所以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利益和出发点,习近平在这个里面占有特殊地位

我们知道最初选习近平和李克强的时候,胡锦涛是偏向于李克强的

因为胡锦涛本身不能算是贵族,不能算是共产党这个领导阶层的贵族,但是他是团派出身,希望在团里面找一个人接受他的总书记,这个人就是李克强

可是这两个人提出来以后,党内领导阶层占上风,就是过去的领导人太子党与领导人有关的元老是占上风的

所以在这种情况下,习近平得到的支持就远在李克强之上

所以最后胡锦涛也不能不让步,所以在这种情况下,胡锦涛只能把位子让给习近平

这种情况可见太子党的势力是非常强大的

所以最后怎么演变,我们要看新阶层阶级,看看这个阶层的动作到底是要走向何处

(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) (根据2012年11月15日录音整理,未经作者审阅) 相关报道 著作被禁 因一次讲话

(余英时) 谈香港公民运动(余英时) “一国两制”“港人治港”面临危机(余英时) 香港出版商姚文田被捕 当局收紧言论出版自由(余英时) 我看中国的对朝政策(余英时) 从北京的空气污染严重程度谈起(余英时) 十八大的重要意义(余英时) 反日游行暴力的反思(余英时) 中共十八大面临种种困难(余英时) 香港的立法会选举(余英时) 评论 (0)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