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e
image
image
image
中国都市流浪者生存状况调查(1)(图)
  • $68
  • $98
  • 澳门永利网上娱乐官网
  • 作者名称: 生活
主页 | 专栏 | 调查报道 中国都市流浪者生存状况调查(1)(图) “因为我什么都没有了,只有坚强属于我自己” 2009-08-19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:一名妇女在北京一家餐厅里喂儿子,一无家可归的流浪者露宿餐厅外

(法新社) Photo:AFP m0819invest.mp3 他们走街串巷,他们背井离乡,他们四处露宿街头,靠卖艺、拾荒和乞讨维生,为了逃避贫困、苦难或者寻求一个公道,在歧视、白眼乃至粗暴对待中讨生活,倍受人间的艰辛与屈辱

各位听众大家好,欢迎收听今天的调查报道专题节目,我是白帆,在今天的节目中,我们针对中国流浪者的生存状况展开调查

录音:刘国的流浪者之歌, followed by violion fade up  Albinoni "Adagio in G Minor" (阿尔比诺尼《G小调柔板》) 你听到的歌是流浪艺人刘国所唱的,他今年三十一岁,双目失明,多年来一直辗转全国各地卖艺,维持温饱并试图治好自己的病

他最近刚到内蒙卖艺,因途中路费花完,求助救助站给他买票回来,他介绍自己在各地卖艺的生涯说: 录音 他还介绍说,在卖艺期间因为辛苦和食宿的不便,他体重骤减二十多斤: 录音 其实,刘国在诸多流浪者中并不是最典型的

在中国各地光怪陆离的大城市,在繁华街道后面的僻静角落,在立交桥洞下,在建筑工地旁,经常会看到这些流浪者的身影

据去年年底的统计,在南方的广州,大约有四千多名流浪人员

而在首善之区的北京,从2003年颁布有关救助条例以来,全市共救助的流浪人员高达五万七千人

平均一年一万多人,还不算没有去救助站求助的

那么,在中国经济近年来高速增长的大背景下,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人数如此众多的无家可归的流浪者呢?记者打电话给负责管理流浪者救助站的北京民政局,一名官员表示,很多流浪者是专业乞丐,收入颇丰: 录音 然而, 盲人刘国介绍说,这些流浪者大多数是因为在家乡生活不下去了才出来的: 录音 据广州市救助管理站和中山大学2008年五月联合对广州街头600多名流浪者以及市民的调查显示,广州的流浪者以20到60岁的中青年男性为主,他们出来流浪的原因大致为七类:因财被困型、工作无着型、年老残疾型、农闲挣钱型、工伤失业型、懒散厌恶工作型、以及照顾家人型

其中乞讨一年以上的占百分之六十,流浪十年以上的占百分之十八

他们拾荒或乞讨所得,大致为500到1000元一个月,基本可以维持生存,不过,其生存条件是恶劣的

其实,近年来,因为野蛮拆迁和城市改造,还出现了新的无家可归流浪者群体,他们就是失去家园的拆迁户

一名目前在广州流浪的不便透露姓名的中年妇女表示: 录音 盲人刘国是因为打工接触有毒胶水,双目失明索赔未果,后来又全身几乎瘫痪才四处流浪卖艺的

他的女友,有一只眼睛的小雨同他一起到各地卖艺,但饱受城管和警察的骚扰: 录音 据调查,在北京的大批流浪者中,有相当高比例的是上访者,他们在天安门附近隧道、安定门附近的桥洞栖身,或者在上访村租个床位,是事实上的流浪者和无家可归者

来自四川的老人吴昭玉就是他们其中之一,因为举报吸毒团伙和公安勾结,她遭到报复,进京上访十年也没有结果

但她也不敢返归家乡,因为那样很可能被投入监狱或者被监控劳教,她也曾经在饭店厨房等不抛头露面的地方打工,但时时担心被劫访的人抓走

因此打工只能断断续续

她介绍这些上访的流浪者说,实际上这些人的问题基本无法得到解决,很多人就是靠捡垃圾拾荒才能维持生活: 录音  丁群今年三十多岁,在北京上海等地流浪四年,他和八岁的儿子白天乞讨街头,晚上则在北京火车站或者公园栖身

她非常担心自己的儿子已经懂事,不愿意再同她上街了,她同时担心儿子治病和上学: 录音 记者采访了她八岁的儿子鲁川,他表示,因为车祸留下的后遗症,他时常头部剧烈疼痛: 录音 他同时表示,非常渴望上学: 录音 据调查,丁群曾找到教育部,要求协助让其儿子上学,但对方表示,应该回原籍上学

但当你找到原籍,对方一个官员说,只有 丁群停止上访,孩子才能上学

一名官员还对文化不高的丁群说,你可以买本书,自己教儿子念书

丁群认为,看到社会的腐败现象,他越来越感到绝望, 录音 那么,为什这些无家可归者不去救助机构求助呢

是什么原因另外让他们无法结束都是流浪生涯呢

针对这些问题我们下一集调查报道中将继续展开调查

各位听众,如果您亲身经历或了解类似个案

欢迎给本台记者白帆写信,来信请寄:香港邮政信箱28840号白帆收,来信中请注明您的电话号码,以方便联系

相关报道 购买保险成不保险交易 湖南资兴多名苦主索赔(下) 陕西村民征地中遭受黑社会威胁 医患纠纷 患者遭医院软禁 天津一病人求告无门(上) 官商黑称霸霸州 失地农民欲哭无泪 上海拆迁户怒揭上海黄浦区腐败黑幕 (下) 狗咬人事件引发四口之家一死二残 多年上访未果(上) 见义勇为负工伤 上访二十多年未认定 滇和集团涉嫌五亿诈骗  至今公安未立案(中) 陕西一教堂地产被占 教友在危房中做礼拜(下) 江西上饶部分居民饮用水源被污染 向上反映两年至今悬而未决 评论 (0)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